株洲网

首页 > 新闻 > PT电子游艺 > 正文

进了特困名单,相关待遇咋没有?

部门答疑:不重复享受,“五保户”不进低保

5月13日中午,记者与卜春连在芦淞区株董路会面后,同车前往渌口区(原株洲县)淦田镇官塘村。因天在下雨,下午4时许,才抵达目的地。

起初没找到村干部

电话约定一个小时后见面

村党支部书记谢友根不在家,卜春连遂拨打手机与其联系。

接通手机后,谢友根声称,自己在浙江一带考察,要过两天才能回家。有事可找村主任刘拥军处理。

在谢友根家不远处,我们碰到两个村民,得知昨天还有人看到谢书记。刘拥军则在电话中表示,谢友根已从浙江考察归来,当天去渌口镇送文件资料去了。

卜春连说自己回老家一趟不容易,要与刘拥军见一面。经过电话沟通,双方约定下午5时在村部见面。

享受“五保户”待遇

低保就没了

卜春连反映的特困待遇事宜,是个别问题,还是普遍现象?就此,记者先后走访了特困人员谢伟雄、阳云生,他俩都是“五保户”。

现年48岁的谢伟雄,也是因为小儿麻痹症缺乏生活自理能力。见到有人前来,他艰难地抬头看了一眼,嘴角流着口水。他父亲谢忠明告诉记者,儿子与谢美凤一样没有成家,全靠父母照顾。

现年80岁的阳云生,孤身一人住在低矮的土坯房中。土坯房是自己建的,连厕所都没配备,大小便要另想他法。外墙由村里出钱刷成白色的,仍能露出黄色的土砖。他没有成家,身上穿的上衣有了破洞,是外甥10多年前送给他的。

谢忠明、阳云生均表示,对特困人员名单以及低保民主评议一事不知情。以前家里享受过低保,变成“五保户”后就被取消了。

村干部爽约

办事群众遗憾空手归

附近村道因施工等原因不能通行,记者只能放弃乘车,跟着卜春连步行2公里左右,按约定的下午5时抵达村部。据了解,官塘村与黄泥村合并后,村部已搬至原黄泥村,距原有驻地有点距离。

村部的便民服务中心标牌下的玻璃门上别着一把锁,但听见有人在说话。通过旁边的大门,我们进入村综治办、网格办,里面有一男一女。

卜春连再次与刘拥军通话,对方说还没过来,我们只好继续等。下午5时30分,村部留守人员声称有事要走,我们被请到室外。

天快黑了,卜春连多次拨打刘拥军手机。接通后,刘拥军表示还在别的村拍照,至于何时过来则没说。记者与卜春连遗憾地踏上归程。

农村低保提标

5个县市区不低于360元/月

特困待遇如何落实,还得听听专业解读。5月14日下午3时,记者来到市民政局社会救助科进行咨询。

社会救助科负责人周仁辉说,社会救助分为特困供养、城乡低保、临时救助3个类别,特困供养是最高类别,其对象是“五保户”和“三无”人员。对“五保户”将保吃、保穿、保医、保住、保葬,纳入特困供养范围的不会再纳入低保范围。当然,对符合条件的“五保户”家庭,也会采取社会兜底扶贫等保障措施,具体标准要具体分析。

周仁辉表示,低保是一个动态过程,是否进入或退出低保,要通过民主评议或测算等环节。经市政府常务会议通过,今年渌口区、醴陵市、攸县、茶陵县、炎陵县的农村低保标准将再度提高,为不低于360元/月(4320元/年)。

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

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

责任编辑:刘依楠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